2012年伦敦奥运会会徽

br />2.积极的人在每一次忧患中都看到一个机会,
   而消极的人则在每个机会都看到某种忧患。1.大多数人想要改造这个世界, 爱我~非你莫属...这首歌~我不知唱了多少遍了...
爱一个人..或许很累..也或许很笨..
可是.我从不抱怨˙只因为有你在..
在学校.我总是不敢看你..只要你出现.我就躲在柱子后面.
只能偷偷的看著你的背影..这样或许很 我在FB上看到的活动
那个摇摇熊感觉好可爱欧!
我相信小朋友们一定会喜欢!!!(大人都想自己要了其实XD)
只到1/6号!马咪把比们衝吧XD
我看到他们还有其他的活动的样子
分享给大家囉!


特价主题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Last edited by ss00ps00 on 2005-7-4 at 07:56 PM

我已经23岁了

但是都被人家说高中生

大家的看法呢?   请给予最衷恳的批评与讚美~

见丑了     &nb
示意图来源网 擅长写短篇推理小说的天地无限,今年八月即将在金车文艺中心开讲啦!著重在推理小说的趣味上,天地无限说:「其实任何形式的小说都可以加入一点点推理的元素,让通篇小说呈现解谜的趣味!」但其实也有较独特的类型如灵异小说、运动竞技、言情小说……等等,较难置入推理元素,但不管如何,只要抓住关键-悬念式的开头,便可以让读者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心,想要继续往下翻!
  高中在学时期,他就得过全国文学奖,也持续了很多年。>极短篇」天地无限这麽说,长篇可以将人物设定、故事情节作一个完整的交代,而极短篇要在短短一两万字中让人充满悬疑并作结,从篇幅来看,是非常考验作者写作功力的。堕天使军团重现人间,千年一战,永远都无法避免]
        [千年一战啊!哈哈!想起来就兴奋]圣子缓缓得弯下腰去拾起了掉在路西法身边的剑[一切都该结束了,路西法]
天空落下一道落雷,照亮了围在路西法身边八个罩著白斗篷的男子,圣子将手中的剑奋力的往前一刺,刺穿了利西法的胸膛,结束了一切。 很傻眼耶...
宙王好像只有一开始个性反覆 爱捏爆小兵
之后就没什麽作为了...
改邪归正后
出来苦境

手抓羊肉饭[13P]

  在新疆最常见的快餐就是拌面和抓饭了。正宗的抓饭应该是一份抓饭带两块连骨羊肉和一小碟爽口凉菜,再配一小碗酸奶,凉菜解腻,酸奶助消化
4.伟人之所以伟大,

优惠标题: 来三上买机票~第二人起省1000在送您电影票2张~数量有限,送完为止。
优惠时间: 今日起
每个女孩都是天使的化身

当她爱上一个男孩时

会为了深爱的人 如果你以为梅花只开白花,那可是大错特错。 第一次发帖 不知道成不成功@@
War of Heavens
序曲
        在躺满了尸体的战场上,

夜深了  风也停了  星空依旧闪烁

时间已不再回头  爱情也随风而走



你拥抱著我  "对不起"一句已经热水给烧好了
        [乖孩子,第一次总是比较辛苦一点,在稍微忍耐一下就好了!]
就在此时,阿瑞斯用肩膀顶开了大门,捧著一大盆的热水进来
        [谢天谢地,终于好了]医生用双手接过了热水[好了,你出去外面等著吧!好了我会叫你的]
        [但是….]
        [出去吧!你在这也帮不上忙的]
阿瑞斯边被医生推著,边回头看著躺在床上的丽芙斯,一步拖著一步的出了大门,阿瑞斯在屋外看著被繁星点亮的天空,思绪渐渐的放空,今晚的夜有点过分的凉,静谧的湖水躺在被薄雾包围起的高山边,周围连绵出了一片无止尽的大草原,忽然一颗流星倏地划过了天空,重新唤回了阿瑞斯的注意
        [对了,这孩子要叫什麽名字好呢?]
        [流星…恩…晨星!!]
        [对了!就叫晨星,在阳光中大放异彩的流星,哈哈]
        [哇!哇…..]
        [生了!!生了]
从屋裡传出的孩子哭声打断了阿瑞斯的思绪,阿瑞斯急忙的推开了门,进到屋裡,医生靠在床边,怀裡抱著个婴孩,对阿瑞斯露出了微笑道:
        [母子均安,生了个可爱的小男孩!]
阿瑞斯上前从医生怀中接过了婴孩,阿瑞斯看著在自己怀中眯著小眼的婴孩,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,用手指轻轻逗弄著男婴的小脸
        [阿瑞斯]丽芙斯虚弱著叫著阿瑞斯[给我看看我的孩子]
阿瑞斯抱著男婴走向床边,低下了身子,好让丽芙斯看清男婴可爱的小脸,丽芙斯看著男婴,虚弱的举起了手轻轻抚过了男婴的小脸,眼光一阵泛红,阿瑞斯见状,用手指拭去了丽芙斯眼角的泪光,握著丽芙的手说道       
        [我刚给孩子起了个名字,就叫晨星,你说好不好?]
        [晨星!恩..就叫晨星]丽芙斯看著在阿瑞斯怀裡扭动的男婴说道[孩子,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晨星!]
阿瑞斯夫妇俩就在拥有新生儿的喜悦中过了一段日子,某天清晨,就在丽芙斯和床边的晨星都还在熟睡时,阿瑞斯悄悄的起了身,刻意放轻脚步的走到椅边拿起了大衣,准备出门
        [天都还没亮齐]丽芙斯揉著惺忪的眼[就要出门阿?]
阿瑞斯刻意降低了音量,就怕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晨星
        [是阿,今天跟克特栩约好了要替羊儿们剪毛,所以要早点出门]
        [是吗!那路上小心]丽芙斯这时也起了身,披上了薄衫[我会做好午饭等你回来]
阿瑞斯的嘴边微微扬起了笑意,对丽芙斯的话点了个头后就推开了门出去了, 走在两旁都是整齐排列的小木屋的走道上,清晨的空气混著后方一小片农田的清新泥土味,阿瑞斯跨过了昨晚狂欢过后馀下的营火灰烬,朝著村落大门的方向前进,在这时,阿瑞斯后方忽然有人紧勒住了他的颈子,使的阿瑞斯的身子整个后仰,倒退了几步
        [早阿]克特栩跟上了阿瑞斯的身边[我还以为你爬不起来勒?]
        [开玩笑,我可是很守时的!]阿瑞斯用手摸了摸颈子
        [我是怕你捨不得你家裡的那颗星星呢!!哈哈]
阿瑞斯被克特栩那那麽一说,脸胀红了起来,不过在阿瑞斯的心中,的确是想赶快结束今天的工作回家陪陪老婆跟小孩,享受刚得不久的天伦之乐       
        [怎麽!被我说中了吧]克特栩看到阿瑞斯胀红的表情,一付乐得的样子
克特栩推了阿瑞斯的身子一把说道:
        [走吧!早点出发就可以早点收工了]
阿瑞斯跟著克特栩的后头步出了村落,清晨的风穿过了村落外围用许多大木头围成的护牆之间的空隙,与木头摩擦发出了响亮的声响,阿瑞斯与克特栩踏著熟悉的步伐步行了一会儿,到了每天工作的大草原上,远方的太阳这时正冉冉的升空,射出的光芒将放眼所及的草原染成了一片金黄色,克特栩靠在护栏上从后方丢给了阿瑞斯ㄧ把刀尖沾了点铁锈的剪刀说道
        [好了]克特栩将食指放入口中吹了个响亮的口哨[该工作了!!]
远方的羊儿们听到了克特栩的呼唤,纷纷起身缓缓的朝著栅栏的方向前进,克特栩与阿瑞斯将一隻隻缓缓走来的羊儿赶至栅栏中,便关上了栅栏的门,拿著手中的剪刀慢慢的靠向羊儿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